Happy童装韩版专卖

邪恶丘比特:

假如每日发一幅海边的图,然后…………很快就到5月底了~晚安

(Fuji Superia X-tra 400)

陳偌夏:

這似乎是我們倒數第二次的見面。


下了地鐵,走了很遠,不知道有多遠。那麼遠的路,你就一直嘲笑我是個表裡不一的胖子。按下快門的時候,你在笑,跟現在一樣的笑,我已經忘了到底說了什麽讓你笑。天黑我們一起沿著原路走回去,路過一家餐廳,對我來說有些貴的餐廳。我們好像吃了很大的一餐,跟以前以後一樣說了很多很多的話。我第一次知道你有個泰籍華裔住在美國的男朋友,你也說我跟我女友的關係與你想像中的完全不同。路過豆花店的時候,你買了碗豆花,拿了兩根湯匙,示意我一起吃。我沒敢。

後來我知道你有個夢想。

讓你每天能夠哭幾遍又狠心逼自己再摔幾遍的夢想。

而四個月后,我看到你假裝輕描淡寫地說實現了夢想。


謝謝,

如果若干年後我們有緣再相見,

而那時的我淚流滿面,

那便全怪你,

讓我今時今日脹滿了淚腺。


掙扎可以開出花朵,我們不要放棄。

杜兮 Shrek:

Sydney little bay.一个叫“小海湾”的小海湾,光听名字还有点呆萌,其实这里经常狂风大作,惊涛拍岸,那么既然有风......

Z'S:

0809:得听多少垃圾歌才能从里面偶遇自己喜欢的一首

穆赫兰道:

不拿已有的去换未知,真的,就这样挺好。